首页 >> 纪念抗战胜利七十周年征文专栏
勿忘国耻日 缅怀英烈魂 陈国良
 
 

 7月7日,原本只是一个平常普通的时间称谓,却因“卢沟桥事变”(又称“七•七事变”)的爆发赋予了特殊意义,镌刻在中华民族的史碑上必须永远铭记。

 

七七事变的历史背景和事件过程

毫不夸张地说,“卢沟桥事变”完全是日本单方面蓄谋已久、企图达到征服中国、长期掠夺中国资源而挑起的事端。不在7月7日发生,也许会在8月8日发生,不在1937年,可能会在1938年,以近代日本对外的扩张侵略野心,总有一天爆发,强加在中国人民头上的灾难不可避免。

日本自明治维新后,逐渐走上对外扩张的军国主义道路。从1874年出兵台湾开始,日本发动了一系列侵略中国的战争。1879年,侵占本属中国领土的琉球;1894到1895年通过甲午战争,逼迫清政府签订《马关条约》,霸占中国台湾省;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中国,日本出兵最多,随后,通过《辛丑条约》取得了在北京和天津的驻兵权;1914年,出兵中国山东。1927年6月27日,日本外务省在东京召开东方会议,通过了《对华政策纲要》。会后,内阁首相兼外相田中义一根据会议内容起草了臭名昭著的《田中奏折》,内称:“惟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满蒙;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

   1931年9月18日,日军挑起九一八事变,占领中国东北,并一手炮制了伪“伪满洲国”。旋即将魔爪伸向华北,阴谋策动“华北自治”。1936年6月,日本天皇批准了新的《帝国国防方针》及《用兵纲领》,公然宣称要实现控制东亚大陆和西太平洋,最后称霸世界的野心。8月7日,日本五相会议通过了《国策基准》,具体地规定了侵略中国,进犯苏联,待机南进的战略方案。同时,还制定了1937年侵华计划。从1936年5月起,日本陆续增兵华北,不断制造事端,频繁进行军事演习,华北局势日益严峻。

1936年,日本华北驻屯军以卑鄙的手段占领丰台,将下一个目标定在了卢沟桥。七七事变前夕,北平的北、东、南三面已被日军控制,卢沟桥成为北平对外的唯一通道。为了占领这一战略要地,进而控制冀察当局,使华北完全脱离中国中央政府,日军不断在卢沟桥附近进行挑衅性军事演习,“黑云压城城欲摧”,一场血雨腥风即将来临。

   1937年7月7日下午,日本华北驻屯军第1联队第3大队第8中队由大队长清水节郎率领,荷枪实弹开往紧靠卢沟桥中国守军驻地的回龙庙、大瓦窑地区。晚7时30分,日军开始演习。22时40分,日军声称演习地带传来枪声,并有一名叫志村菊次郎的士兵“失踪”,立即强行要求进入宛平城搜查,中国守军第29军第37师第110旅第219团严词拒绝。日军一面部署战斗,一面借口“枪声”和士兵“失踪”,假意与中国方面交涉。24时左右,冀察当局接到日本驻北平特务机关长松井太久郎的电话称:日军昨在卢沟桥郊外演习,突闻枪声,当即收队点名,发现缺少一兵,疑放枪者为中国驻卢沟桥的军队,并认为该放枪之兵已经入城,要求立即进城搜查。中方以时值深夜、日兵入城恐引起地方不安,且中方官兵正在熟睡,枪声非中方所发,据理予以拒绝。不久,松井又打电话给冀察当局称,若中方不允许,日军将以武力强行进城搜查。同时,冀察当局接到卢沟桥中国守军的报告,说日军已对宛平城形成了包围进攻态势。冀察当局为了防止事态扩大,经与日方商议,双方同意协同派员前往卢沟桥调查。此时,所谓的“失踪”士兵已归队,但日军故意隐而不报。7月8日晨5时左右,日军突然发动炮击,中国第29军司令部立即命令前线官兵:“确保卢沟桥和宛平城”、“应与桥共存亡,不得后退”。守卫卢沟桥和宛平城的第219团第3营在团长吉星文和营长金振中的指挥下迎头痛击、奋起抗战。
  日军挑起七七事变后,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七七事变的第二天,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就通电全国,呼吁:“全中国的同胞们,平津危急!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危急!只有全民族实行抗战,才是我们的出路!”并且提出了“不让日本帝国主义占领中国寸土!”、“为保卫国土流最后一滴血!”的响亮口号。1937年7月17日,蒋介石在庐山发表谈话,指出“卢沟桥事变已到了退让的最后关头”、“再没有妥协的机会,如果放弃尺寸土地与主权,便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

   对于在卢沟桥战斗中英勇抗敌的29军,全国各界报以热烈的声援。各地民众纷纷组织团体,送去慰问信、慰劳品;平津学生组织战地服务团,到前线救护伤员、运送弹药;卢沟桥地区的居民为部队送水、送饭,搬运军用物资;长辛店铁路工人迅速在城墙上做好防空洞、挖好枪眼,以协助军队固守宛平城;华侨联合会也致电鼓励第29军再接再厉、坚决抗战。

七七事变爆发后,日军的进攻遭到了中国军队的顽强抵抗,见占领卢沟桥的企图一时实现不了,便玩弄起“现地谈判”的阴谋,一方面想借谈判压中国方面就范,另一方面则借谈判之名,争取调兵遣将的时间。
  “现地谈判”使日军赢得了增兵华北的时间,但却蒙蔽了冀察当局的视线,迟缓了第29军应战的准备。到1937年7月25日,陆续集结平津的日军已达6万人以上,日本华北驻屯军的作战部署已基本完成。为进一步发动侵华战争寻找新的借口,又在7月25日、26日蓄意制造了廊坊事件和广安门事件。

1937年7月25日,日军借口修理电线,向廊坊中国守军第29军第38师第113旅第226团发动进攻,制造了“廊坊事件”。廊坊中国守军奋起抵抗,日军又增调大批援军,双方展开激烈交战,激战至26日中午,廊坊被日军完全占领。

1937年7月26日下午,约500名日军企图进入北平,在广安门与中国守军发生冲突,这就是所谓“广安门事件”。
  26日下午,华北驻屯军向第29军发出最后通牒,要求中国守军于28日前全部撤出平津地区,否则将采取行动。宋哲元严词拒绝,并于27日向全国发表自卫守土通电,坚决守土抗战。同日,日军参谋部经天皇批准,命令日本华北驻屯军向第29军发动攻击,增调国内5个师约20万人到中国,并向华北驻屯军下达正式作战任务:“负责讨伐平津地区的中国军队”。
  1937年7月28日上午,日军按预定计划向驻守在北平四郊的南苑、北苑、西苑的中国第29军第132、37、38师发起全面攻击。第29军将士奋起抵抗,谱写了一首不屈的战歌。南苑是日军攻击的重点。第29军驻南苑部队约8000余人(其中包括军事训练团在南苑受训的学生1500余人)浴血抵抗,第29军副军长佟麟阁、第132师师长赵登禹壮烈殉国,不少军训团的学生也在战斗中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28日夜,宋哲元撤离北平,29日,北平沦陷。
七七事变是日本帝国主义全面侵华战争的开始,也是中华民族进行全面抗战的起点。这一事变再次证明:落后就要挨打。

 

先辈抗日救亡的牺牲精神永垂青史

面对以现代化军备武装到牙齿并有长期准备的凶残强盗,中国人民没有丝毫怯弱和奴颜,举起大刀长矛,以血肉之躯筑成保家卫国的长城,奋起抵抗,谱写了一篇篇民族保卫战的英雄史诗

据史料记载: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武装主要在日军后方及日占区进行游击战,共作战12.5万余次,歼灭日军52.7万人,歼灭伪军118.7万人,缴获各种69.4万余支(挺)、各种炮1800余门,有力地配合了正面战场,成为中国抗战的中流砥柱。国民党武装兵力最高时达500万人。与日军在正面战场会战22次,1117次大型战斗,小战斗及游击战3万余次,歼灭日伪军228万人(其中包括1945年8月15日后国民党军受降的日军108万人,收编的伪军78万人),歼灭日军42万人(其中击毙日军9.4万余人,击伤日军39余万)。

有战争就会有牺牲,中华民族在抗日战争中付出的牺牲是空前巨大的,资料显示,自卢沟桥事变到抗战结束,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武装力量阵亡16万余人,伤29万余人,中国国民党领导的武装力量,陆军阵亡131万余人,伤176万余人,空军阵亡4321人,伤347人,另有平民伤亡842万余人。财产损失不计其数。

作为一个晚生的中国人,尽管没有亲历那段残酷的战争岁月,却应牢记那个抗击外侮的历史年代和惊心动魄的战斗画面,缅怀先辈们为了民族生存而展现的视死如归的牺牲精神。

了解抗日战争时期的重大战役及其过程能帮组我们更好的懂得中国历史。

 

烈士的报国誓言气贯长虹

抗日战争中,无数先烈肝脑涂地、抛洒热血,一心抗日救亡图存,“壮士一去不复返”的豪言壮语惊天地、泣鬼神、气贯长虹,读来无不动人肺腑,催人潸然泪奔。从中选取数条抄录于下,以对把身家性命贡献给中华民族的在天英灵表达深深的地缅怀和敬仰。

“军人战死沙场乃是本分,没有什么值得悲伤的,只是老母年高,请副军长予以照顾。”——赵登禹(1898~1937,山东菏泽人,时任29军132师师长)

“衅将不免,吾辈首当其冲,战死者荣,偷生者辱,荣辱系于一人者轻,而系于国家者重。”——佟麟阁(1892~1937,河北高阳人,时任29军副军长)

“家仇国恨,等待何时!日机炸我同胞,向其讨还血债。”——高志航(1907~1937,吉林通化人,时任空军第四大队中校大队长)

“此次战争为民族存亡战争,只有牺牲。此谓我死国活,我活国死。”——郝梦龄(1898~1937,河北蒿城人,时任第9军军长)

“何以对国家?何以对民族?宁作战死鬼,不作亡国奴!”——黄启东(1891~1938,湖南平江人,时任23师少将参谋长)

“值此国难当头,民族存亡之际,我身为军人,为国捐躯,份所应是。”——王禹九(1893~1938,四川新都人,时任122师师长)

“头颅不惜抛掉,鲜血可以喷洒,而忠贞不二的意志(指抗战到底)不会动摇。”——杨靖宇(1905~1940,河南确山人,时任东北抗联司令)

“吾一日不死,必尽我一日杀敌之责;敌一日不去,吾必以忠贞至死而已。”

——张自忠(1891~1940,山东临清人,时任33集团军总司令)

“抗战以来,只有殉土的将士,没有殉职的地方官,吾愿开此先例。”——周同(?~1938,河南开封人,1938年春到山东滕县就任县长刚三个月,即遭日军攻城,周同积极组织民众抵抗,协助王铭章师守卫城池。王战死,周抚尸大哭,对身边人说:“中国不会亡!中华民族不会亡!中国人民是不会向敌人屈服的!”说完纵身从城上坠下,以身殉职。)

……

类似的事例俯拾皆是,举不胜举,更为难能可贵的是国难当头、民族危亡时刻,他们能毫不犹豫挺身而出,以宝贵的生命实践自己的承诺。

 

先烈的英名留芳百代

抗战时间,良知的中华儿女热血沸腾,不分民族、出身、地区、性别、年龄、贫富、党派,义无反顾投身抗战,涌现大批英雄人物。中国共产党牺牲的高级军政代表人员如左权、张友清、马玉贵、彭雪枫、杨靖宇、赵尚志、赵一曼、许享植、李红光……;中国国民党牺牲的高级将领代表人员如佟麟阁、赵登禹、张自忠、戴安澜、高志航……

本文不可能一一列举先辈的英名,他们代表了整个抗日战争期间为国捐躯的留名和未留名的千百万英烈,他们的名字已经深深地镌刻在中华民族的史册和炎黄子孙的心坎,毫无疑问将与日月同辉、流芳百世!

令人遗憾唏嘘的是,同文同种,血浓于水,居住在台湾海峡两岸的炎黄子孙现今尚未实现国家统一,我们无需否认造成个中分歧的原因,但曾经兄弟般并肩携手驱杀日寇也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七十八年前的事变,日本军国主义给中华民族造成了巨大的灾难,也促成了国共两党的携手合作,七十八年后的今天,我们在面怀先辈抗战精神的时候,能否在他们爱国情怀的感召下,冰释前嫌,加强交流,培植互信,同向而行?如是,该多好!

纪念七七,重温那段史迹,将曾经感动过世人的英雄故事和闪耀着光辉的名字编织成一束鲜花,敬献在纪念碑前以告慰英魂,是全球华人应尽的一点义务。

 

CopyRight@2012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离退休干部工作办公室
地址:合肥市金寨路96号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东区 Email:liuqian@ustc.edu.cn 联系电话:0551-3602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