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园地 >> 金秋论坛
怀念回家过年 翟军
 
 

 2016年的春节越来越临近,此时勾起我曾经回家过年与父母相聚时,那点点滴滴幸福往事的深深怀念,记得40多年前每逢学校放寒假之时,我都急不可待的准备着要带回去孝敬父母的礼物和合肥特产,寸金、白切、烘糕、麻饼,由于亲戚朋友多数在老家,所以每次回去这些当地特产是首选馈赠礼品。

  在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过年是倍受人们欢迎的重大节日之一。因为她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象征着和谐,美好与团聚。每年春节,我的心中就充满了期待。在那一刻,我想家。想爸爸、妈妈、姐姐、妹妹。想跟妈妈诉说我一年来思念父母的心情,想在爸爸慈爱的目光中找到生活的真缔,想在儿时游玩的地方,找到我曾经的梦想。想让泥土的芬芳静化我的心灵,想让家的温暖抚慰我疲惫的身心。我要回家,没有什么能阻挡我回家的脚步。

  那时的交通比较落后,省内的铁路枢纽基本上都是以绿车皮慢车为主,芜湖合肥两市相隔180公里左右的距离,但由于交通不便捷,乘坐火车需要3个多小时,而且大小车站逢站必停。到达裕溪口火车站时还要步行一公里路程,再转乘轮渡过江才能到达芜湖市,如果带的行李比较多那就惨了,这样的折腾需要5小时。乘长途汽车的话也要4小时多,由于那个年代还没有专项抓长途客运汽车超载,所以超员几乎都是在100%以上,非常严重。长途客车实际上成了招手停,非常危险。80年代初,有了孩子后为了安全起见一家人每次回去都是乘火车。虽然路途不远,可近5小时的颠簸转乘轮渡时的等待,还是感到疲惫不堪,尽管如此眼里还是充满了回家过年的憧憬。“有钱没钱,回家过年”,是一句俗语,更是游历在外的人们心里的某种安慰。许许多多的人心里,都有这样的观念,家在哪里,根就在哪里,回家过年,也是对自身根本的一种认同和重温。回家过年,从某种意义上,也是这种根本认识的形象表述。这样的奔波持续了10多年至父母去世结束。

  回忆每次回家过年时的那种亲切感至今都难以忘怀,因为那是我的家,是一个游子永远挥之不去的牵挂。家是我温馨的港湾。家也是我永远的依靠,家是我灵魂的归宿。父母年岁已高,但每次回家过年,老俩口都早早准备好年货,虽然那时还没有冰箱储存,但寒冷的气温还是能使年货储存较长时间,由于我喜欢吃带鱼,每次老妈都起早去门市部排队购买,计划经济时代都是凭票供应,没有票啥也买不到。每当我吃着带鱼时心里总感觉暖暖的。看着爸爸、妈妈忙里忙外的身影和写满爱意的脸,我知道,儿女回家过年就是对他们最好的报答。

  是啊!回家过年,就是跟父母家人团聚,就是天各一方的亲戚朋友,又能欢聚在一起,兄弟姐妹,又可以集聚在父母的羽翼下;父母欣慰,夫妻和悦,儿女开心,合家欢畅!传统的中国年,赋予人们太多难以言表的光阴韵味。聚居在一起时,有时候真的少了些天各一方的刻骨和企盼,甚至是按捺不住。过年成了向心力,活跃于每个人的心头,随着时间的流淌,又会产生不可抗拒的凝聚力。在每一次过年的团聚中,人们都把亲情,友情,爱情,夫妻情,儿女情,演绎得回肠荡气、汹涌跌宕,因为聚的背后就是再一次的分别,再一次的离开,又是再一次的守候和期待。过年,无形当中成了一种纽带,成了一种媒介,或者说,一种不远千里万里奔向一处的契机和动力。正是因为有一次一次的分开,才有了一次又一次相聚时的满心欢喜,也因为一次次守望已久的团聚,更让人们对生活、对光阴,有着太多的铭心刻骨和念念不忘。

CopyRight@2012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离退休干部工作办公室
地址:合肥市金寨路96号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东区 Email:liuqian@ustc.edu.cn 联系电话:0551-3602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