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园地 >> 金秋论坛
从电话到微信 陈江峰
 
  

陈江峰(原地球和空间科学学院)

2016年2月13日

 

今天早上,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经济之声节目,讲到电话黄页的起源。勾起了我对电话的回忆。

我认识电话是从解放开始的。那时候,电话是社会地位的一种表现,一些有钱人,解放前已经装了电话,解放后只要经济负担得起,还可以继续用。新的电话一般只装到一定级别的干部家或从事某些特别工作的人家里,这当然也可以理解为工作需要。这种现象一直持续到1980年代到90年代前期。我们学校必须处级干部家才有电话,一旦某位处级干部离职了,比如某位双肩挑不干行政职务回到教学去,电话立马拆走。这种现象从90年代开始有了改变,全中国出现了程控电话的大普及。我们学校也得益于此,与合肥的电话局共建了360号段的交换机,人人家里都有了电话,还可以在校内电话之间随心所欲地免费泡电话粥,直到现在。渐渐地电话普及到了全国各地,包括边远农村。在手机不普及的时代,我在大别山里做野外工作,有问题需要咨询合肥同行,找一个农村小商店,就可以通电话了。

再后来,手机出现了。先是像大砖头一样的大哥大,后来一度有过呼机,不知不觉手机越做越小,越来越方便。当年我是保守派,一直不买手机,我的理由也有一点可笑:我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必须立即处理的大事,有重要工作对方自会想办法找我的(把困难留给别人了)。促使我买手机的是我的研究生们,他们都有了手机,我们做野外工作,有时候不能一起行动,需要随时了解动态,这才买了手机。当传统手机向智能手机转型的时候,我又保守了。这次的推动力来自女儿,当她把苹果机放进我的手心时,我也就不得不勉强去跟时代潮流。

与电话机相关的是打长途电话,从工作开始到80年代,打长途电话是人工的,叫到长途台以后,接线员帮你一站一站叫过去,你必须耐心在电话机旁边等着,一直到叫通为止。在电话机旁等一到两个小时是常事。声音质量也不好,需要大声吼叫。所以一般能写信或用电报就不打电话。

自从普及了程控电话,打长途就方便多了,直接拨号就可以了。有了手机就更方便了,随便走到哪里,都可以与全球任何人通话。平时只是与女儿通话,总是对方主叫,没有碰到过问题,至多通话质量不好。自己在国外主叫始于2005年,在美国开学术会议,在西雅图转机时航班临时取消改了航班,必须通知接待方。虽然手里有电话卡,但是不知道密码不能用,真急死人。好不容易搞清楚“pin”就是密码的意思,才解决了问题。现在这样的低级问题是没有了,但是日新月异,方便是不必说的,但是新到一个地方,难免有些新问题。2010年秋去澳大利亚做野外工作,出发前办理了国际漫游。飞机在香港转机时,一下飞机就立马想试一试国际漫游的滋味,谁知道叫不通,十分沮丧。但是不到5分钟,再试就可以了。到达西澳首府珀斯时,刚下飞机也不行,到了旅馆,大约一个小时吧,就连上了。从珀斯飞到了野外工作场所,一个鸟不拉屎的偏远角落,到达那天晚上怎么试都连不上,以为偏远地区没有基站就算了。第二天早上看一眼手机发现有信号了。再回到珀斯、香港时就没有这问题了,一下飞机,漫游就立刻正常工作。后来请教行家,说因为国际漫游是中国移动与国外运营商之间订立了合同,境外运营商发现一个新的手机号后要与各国运营商联络核实这个新号码是否是合同支持的,所以费时间,越常用的地方这种检验越快。

长途电话渐渐不成问题了,但是只有语音,没有图像。于是有了大量的网络软件,远程视频成了常规的操作。同样是女儿的促进,先是用skype在台式机上与远在美国的她们视频。装备了苹果机后就改用微信与她们视频了。很快,与我在江苏和上海的弟弟妹妹、子侄辈用微信建起了群,许多信息可以实时交流,也可以经常视频交谈。

似乎科学和技术的发展有加速的趋势,真不知道明天又会出来什么新玩意,3维视频?多人视频?努力追赶吧,争取不落伍。

 

 

CopyRight@2012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离退休干部工作办公室
地址:合肥市金寨路96号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东区 Email:liuqian@ustc.edu.cn 联系电话:0551-3602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