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园地 >> 金秋论坛
西雅图街头的琴声 陈国良
 
飞越近万公里,从太平洋的此岸城市到了太平洋的彼岸城市——西雅图。

西雅图(Seattle)是美国华盛顿州的一个港口城市,北距美国与加拿大边境不足两百公里,属美国西海岸三大城市之一(另两个城市分别是San Francisco和Los Angeles,中国人称作旧金山和洛杉矶)。

西雅图市的历史很短,只有一百五十余年。虽然华盛顿州地区早在十八世纪结束前就被航海探险者所发现,但很晚才有白人在此定居。据传第一个白人家庭是1851年11月13日才来到华盛顿地区并定居在Alki Point,这个小镇随后很快就搬到了艾略特湾(Elliott Bay)附近,并且更名为锡尔斯(Sealth)。Sealth原是一位印第安部落酋长的名字,酋长因此还收到过政府一千美元的专利费。1853年5月23日西雅图有了第一幅地图。1869年之前,西雅图还只是一个美国西部小镇,之后才发展成为一个正式的城市。

西雅图介于普克特湾和18英里长的华盛顿湖之间一块狭窄的土地上,建筑在丘陵地貌上,一些最高的建筑集中在市中心附近,代表性的地面标志建筑有1962年为纪念该市举办世界博览会而兴建的太空针塔(Space Needle),高约184米。

该市的唐人街国际区是西雅图多民族、多元文化的中心,大部分建筑建造于二十世纪初期。来自中国的劳工于十九世纪末飘越浩瀚的太平洋,从遥远的东方来到这块陌生而荒凉的土地打拼谋生,百多年来,为这个城市的发展付出了可圈可点的贡献。

及至2010年,西雅图已有各种肤色的居民340万,其中白色人种居多,接近四分之三,原美洲土著人数最少,只有百分之一左右,其余为亚洲、非洲或其他地区的移民后裔。波音飞机公司总部、微软公司总部、星巴克公司总部是该市享誉全球的企业。

2011年夏天,我和太太有机会首次赴西雅图探望其时尚在华盛顿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女儿,初略了一番西雅图的风土人情,但大多只是浮光掠影,过眼烟云,没有留下什么深刻的记忆,随着时间的流逝,也已渐渐从脑海中消失。

惟有西雅图街头的琴声,至今仍然清晰的回荡在我的耳边,那琴声飘扬的场景,依然清楚地浮现在我的眼前,挥之不去……

那天,女儿抽空带我们到市中心观光。城市地域范围不大,远远比不上我在国内居住城市的一个行政区。城市有高楼大厦,但说不上鳞次节比,有公路四通八达,但并不宽阔平坦,有五彩缤纷的商场,但门面算不上气派,有现代社会的繁华,但没有国内城市的热闹。整片中心城区就坐落在起伏不平的丘陵山坡之上,街道弯弯曲曲,行人上上下下,车流来来往往。古老的石头路面不时有骑着高头大马的男女骑警威风凛凛地巡逻而过,传统的海鲜贸易市场不时因独特的传统交易方式引发围观人群发出热烈的掌声和欢呼。

霓虹灯闪烁的商店门口偶有卖艺人吹奏的萨克斯管发出轻快的乡村音乐。

突然,我隐隐约约听到一阵熟悉的二胡琴声,断断续续的飘荡在这个盛行西洋乐器的城市,传入我的耳朵,引起我的好奇,不由自主地循着琴声寻去。

在街角的台阶上,席地端坐着一位五十岁上下的中年男子,黑头发黑眼珠,斯文地戴着一副黑框宽边眼镜,神态淡定,旁若无人的沉浸在自己的音乐世界里,灵活的指尖沿内外两根琴弦上下滑动,神奇的琴弦在他四根指头的按揉中发出悠扬动听的旋律,伤感而不悲观,苍凉而不凄凉,深沉而不消沉。

那是一首华人耳熟能详公认为十大二胡名曲之首的《二泉映月》。

此曲由民间艺人阿炳(原名华彦钧,江苏无锡人,生于1893年,卒于1950年)创作。阿炳的个人身世十分不幸,命运多舛,幼年出家当道士,青年时当过吹鼓手,34岁害眼疾因无钱医治而失明,从此流落街头,靠卖艺糊口度生,挣扎在社会最低层,尝尽人间辛酸。在音乐艺术上,他广取博采,苦学不辍,深深植根于民族民间的音乐土壤,阿炳所创作的乐曲和演奏的琴声充满浓郁的民族风格,带着忧郁愤懑的情调和宁折不弯的倔强性格。

眼前这位不知名的乐师,我从他的装束和演奏的曲子,断定他是我的中国大陆同胞。从音阶高低的把握,音量强弱的控制,节奏快慢的变化看得出来,这位琴师具有很高的音乐素养和很深的操琴功底,演奏的技艺不亚于某些自称为“家”的专业水平,也不逊色于舞台效果。东方民族乐器产生的琴声吸引了不少人止步聆听,其中不乏金发碧眼的西方人士。操琴人心无旁骛,倾心演奏,专注于跌宕起伏的音乐声中。听众里时不时会有人走到跟前将小额面值的美元无声的投入琴师身边的小纸盒中,然后悄悄地离去,琴师则边演奏边微微点头报以感谢。明显看得出,知音者中许多是从遥远的东方到此地求学的年轻同胞。琴声也无疑地激荡着我的心灵,听着听着,眼眶里不由自主地泛起泪花。

多年来我一直酷爱这首二胡名曲,除了作者是我敬佩的前辈同乡,更因为被乐曲所蕴含的灵魂所折服,那象征孤独者的心境、夜行者的伤感、不屈服的性格和对光明的向往使我深深感动,百听不厌。

记得1978年,国际著名音乐家小泽正尔应邀担任我国中央乐团的首席指挥时曾指挥演奏过这首名曲,第二天小泽正尔到中央音乐学院聆听该院年仅17岁的女生姜建华用二胡演奏的原曲《二泉映月》,他被感动得热泪盈眶,呢喃地说:“如果我听了这次演奏,我昨天绝对不敢指挥这个曲目,因为我没有理解这首乐曲,所以我没有资格指挥这个曲目……这种音乐只应该跪下来听。”他还进一步说“断肠之感这句话太合适了”。日本《朝日新闻》还为此专门刊发过《小泽正尔感动的泪》。

此时,这首中国名曲在异国他乡的街头飘响,在不知名的同胞指尖下深情流淌,怎不催人万千思绪,百感交集。我默默地掏出一张纸币,不是美钞,而是印着方块汉字和人民大团结图像的人民币,缓缓地走到琴师的身边,轻轻地放进那个不起眼的纸盒,转身默默地离开。我深知那张纸币对这位飘泊在大洋彼岸的街头卖艺人起不了任何作用,只是聊以心理安慰:我感恩在西雅图的街头意外地欣赏到了酷爱的民族乐曲,希望那张在异国不能流通的纸币能唤起那位不知名的琴师对故乡的点滴怀念,祝福他的琴声能满足他的意愿长久地飘扬在大洋彼岸的街头,期许他像曲目的作者一样顽强,在社会的底层奏响民族乐曲的强音。

CopyRight@2012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离退休干部工作办公室
地址:合肥市金寨路96号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东区 Email:liuqian@ustc.edu.cn 联系电话:0551-3602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