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老年大学 >> 学员风采
一群摄影老顽童,幻梦鸟儿飞
 

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q_70,c_zoom,w_640/images/20190520/c81c5d61f32c42df806819439776e879.jpeg

刚刚过去的 5  8 日到 13 日,一场名为  天高任鸟飞  的摄影展在安徽画廊展出,14 日开始,展览移师中科大南区图书馆,7 月还将在安徽省图书馆展出。

参展作品的摄影团队成员,平均年龄近 76 岁,队员年龄最大的 88 岁,参展背后,大家互相照应,相互提携,共同切磋,共同进步 …… 发生着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

成立手机交流群

这个主要由安徽省老年大学、中国科技大学老年大学以及社会的老年摄影爱好者组成的团队,不到 30 人,建立于 2015 年,名叫  知音漫客群 ,寓意为  知心知己,潇洒过客 

其实,群友早就建立了相互沟通的方式,只不过比较传统,更多的是见面交流。摄影展的组织者之一龚维皖介绍着这个团队,近几年,微信功能强大,建立微信交流群,比以前交流更快捷、更紧密、更通畅。

说起这个团队,龚维皖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早在 2012 年,我们的十四妪摄影展就参加了全国老年摄影大赛展,获得了铜奖;2015 年我们的印象巢湖摄影展也参加了全国的光影流年摄影展 …… 后来,这些参赛作品都赠送给了山湖苑经典幼儿园,期望从小培养儿童的审美。

集体力量得展现

微信图片_20190523090140.jpg

天高任鸟飞  摄影展前言,这样写道:鸟儿飞,亿万年,迢迢云水间,遥遥不敢闲;一群老顽童,犹冀凌云志,万里共翩跹;瞰天下,击长空,翔万仞,筑梦亿万年。

举办这样的展览,非常不容易,毕竟我们的身体,有些不听使唤了。说起展览背后的艰辛,有腿疾的龚维皖收起拐杖,坐到了沙发上,年初就在筹备,春节后才正式提上议事日程,收集了群友的 400 多幅作品,经过三轮筛选,不断沟通,补充,更换,最后确定 90 幅作品参展。

3 个多月后,展览终于面世,这背后无一不是集体力量的体现。

我们每个人都是群主,每一消息都共享,每一事务都群力而为,每一展片都是大家商榷的结果。龚维皖这样总结和评价整个团队。

各地禽鸟入镜头

时间再回溯,展览前,知音漫客群  队员们分赴各地拍摄。

他们的足迹有家乡的董铺岛、长丰杜集乡的沛河鸟岛、肥西的花岗、庐江的黄陂湖、巢湖岸畔湿地,也有外地的上海、广州等地动物园、植物园 …… 甚至还有趁着到国外旅游,捕捉到的异国鸟禽。

背着长镜头,扛着三脚架,赶赴拍摄地,对于腿脚不利索的老人,无形中增添了变数。

一个板凳,队员们可能就要坐上几个小时,只为那稍纵即逝的瞬间。

因此,队员们经常是三五成群,相伴出行,或是跟随着自己的子女一同前往风景名胜区。

展览背后藏艰辛

5  8 日,由安徽省文化馆、安徽省高校摄影协会主办的  天高任鸟飞  摄影作品展在安徽画廊开幕。

其背后的创意构想、电脑处理、题名斟酌、海报酝酿以及走访老师把关、联系展馆、制作布展,又有谁人清楚?

老秘书长李广建最先联系画廊,协调各方准备。

宋权老师手写  天高任鸟飞  书法题头,并拿出自己众多创作任大家挑选。

74 岁的陈慧敏,肩负着整个展览的文字审稿工作。

王桂芝、丁跃梅也都帮助审查及打印展片等。

老班长李文珍更是不遗余力,联系展馆,讨论海报,和支持的各方密切沟通。

唐小曼利用照顾手术母亲的空隙,帮助核对作品,编排版面,以及打印、撤展等等。

葛启荣、范瑞祥两位除了一应购买用品事务的应承,最后还帮助整理、搬运、清点,使展览从安徽画廊顺利移师中科大南区图书馆。

栗洪宁,是安徽省高校摄影协会的会长,关心老年教育事业,作为  知音漫客群  的老师,每一幅摄影作品以一种  惊艳  的形式呈现在观众的面前,都是他对群友作品的指导、润色、沟通的结果。

这些队员中,还有中国摄影家协会、安徽省摄影家协会、安徽艺术摄影学会、安徽省高校摄影协会、安徽省老年大学摄影协会中的会员,大家心照不宣,都是老人,都是群友,没有头衔之累,没有名利羁绊。

的确,每一个群友,不问自身的困难,都为展出付出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

为了天高任鸟飞的梦想追求,走到一起就是缘。

坚守现场不疲倦

临近展览,被称作  大管家  的杨志恩突然病倒,为了安排好各个事项,他在病房通过微信协调一应事务。一周后,杨志恩在医院吊完水,出现在了中科大南区的展览现场。

展览开幕当天,被 88 岁的李东才誉为  我最高兴的一天 ,因为  很久没见的老朋友们又聚在一起,又有了创作的冲动 

展览期间,陈树榆、孙怀忠、黄光秀、赵中华、沈建福、高恒金、杨杏娣、王荣华和其他一些群友,坚守微信值班群,坚守展览馆,有新消息及时沟通协调,给来宾拍照、讲解,每次都忙到被不断催促闭馆之后。

李俊老人每天摄影花絮,每天发送微信群,唤起人们的关注,共鸣。

老会长刘贤海不顾多次手术,献计策划,多次探班,和来到现场的老摄影家交流切磋。

远在国外的范成玉鞭长莫及,就一次次给大家鼓劲。

知音漫客群  是一个集体,大家觉得更像是一个温馨的家,同进步,共欢乐。

不缺钱不乱花钱

任何活动都需要费用,知音漫客群  在展览中是如何运作的呢?

我们没有经费。小钱不计个人顶,大钱共商大家定,平时都是 AA 制,财务公开又透明。吃饭、旅游都是自费。龚维皖顿了顿,比如这次,参展成员每人 400 元,参展的地方,都不收费用,主要用在了打印参展照片、展览场地门卫费用等方面。

展览宣传画,自己设计;搬运,群友出车;聚餐,自带酒水 …… 队员以最简单的方式,实现着自己的飞翔之梦。

龚维皖举例:这次展览,如果用画框,会多多少少提升作品的美感,但为此要多支出 2000 多块,大家一商量:作品以内容取胜,不搞形式,不用也罢。总之,我们不缺钱,但从不乱花钱。

只为晚年活精彩

知音漫客群  的队员,有的已年近九旬;有的心脏搭桥;有的双肾透析;好几位都经历几次大手术;有的上有老,下有小,都需要照顾 …… 老年人所有的困顿都接踵来到队员们的身边。

但正如龚维皖在微信群里交流的那样:我们的血依然有温度,我们的心脏依旧活泼地跳动。艺术不分年龄,快乐不分场地,学习不分先后。

到月底,在科大南区图书馆举办的  天高任鸟飞  摄影展将告一段落,7 月将在安徽省图书馆展出。

对于以后  知音漫客群  的发展,龚维皖也有自己的担忧:毕竟年岁不饶人。

但我们不为得到什么,只为活出一个精彩的晚年!龚维皖语气铿锵。

合肥晚报 ZAKER 合肥 记者陶虎 文 /


CopyRight@2012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离退休干部工作处
地址:合肥市金寨路96号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东区 邮编:23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