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园地 >> 金秋论坛
童 心 郭庆祥
 

那是一个冬季,冬小麦的幼苗还没有完全盖满地皮。六岁的小男孩赶着一匹母马和一匹小马驹去河边饮水。这马也欺负人,开始还乖乖地走在通往河边的路上,母马回头一看,跟在它们后边的是一个小孩,便一反常态直奔麦田,小马驹也跟着跑进麦田,在麦田里撒欢。这可把小男孩急坏了,他一边挥着鞭子一边吆喝,试图把它们赶回通往河边的道路,两匹马就是不理他,越跑越远。小男孩追到它们前头堵住去路,大声地说:“你们再不听话,我就去叫我爸来!”

这是我在老家村口看到的一幕,事情虽然已经过去几十年了,但是这场景、孩子说的这句话一直留在我心里,不曾忘记。这句从孩子口里说出的话,十分有趣。在他幼小的心灵里马也应该听话,就像他一样,爸爸叫他赶马去饮水,他答应一声就去了。但是这两匹马居然不听他的话。他只好警告马儿:再胡闹就叫我爸来收拾你们。我想这就是童心,出自童心的话或行为会令人感动,会令人会心一笑,甚至会令人脑洞大开。

我的外孙乐乐一岁多的时候,刚学会走路,还不会说话。家人给他说一些简单的句子他能听明白。比如,晚上带他去看月亮,姥姥用手指着天上的月亮,告诉他那是月亮。然后问他:月亮呢?他就举起小手,指着月亮“嗯——”一声。一天,我带他去小区的中心广场玩。他在前边走,我紧随其后。前方有棵树,不远处有个垃圾桶。我跟着他来到树下。一阵风刮来一片干枯变黑的树叶,正好停在他的脚下。他蹲下身子把树叶捡了起来。我下意识地制止他,叫他赶快扔掉。他看我面色严肃,不让他捡树叶,便“哇——”地哭了起来,哭得很伤心。他的哭令我费解,我用温和的口吻问他:“你捡它干什么呀?这片树叶不干净。”他指了指垃圾桶,然后走到垃圾桶旁,把树叶放进垃圾桶里。我明白了,原来他在做一件好事,但是姥爷不让做,他好委屈啊!我马上给他一个拥抱,给他竖起大拇指,他很开心,眼眶里还含着两颗泪珠的脸笑成一朵花。这使我想起几天前的一件事,我抱着他走在一条通往花园的小路上,看见路上有一张废弃的食品包装纸。我把他放下,把那张废纸捡起来放入路边的垃圾桶里,然后再带他去花园看花。他就站在原地,目不转睛地看着我做完这件事。一个小孩,哪怕只是一个一岁多的小孩,还没有学会说话,但他已经有自己的想法,已经有跃跃欲试地实现自己想法的冲动。虽然不能用语言交流,但可以用行动表达。在他幼小的心灵里,那片发黑的树叶不应该留在干净的地面上,也应该像废弃的食品包装纸一样,放入垃圾桶里。孩子的心是一面的镜子,照到什么就反射什么,孩子的心是一张屏幕,投影什么就接受什么,孩子的心是一页白纸,画什么就是什么。大人说什么,孩子不一定听得进去;大人做什么,孩子一定会照着做。这件事让我更加坚信一个道理:身教重于言教。

乐乐两岁半的时候,女儿女婿带着他陪着我和老伴去日本旅游,从富士山去东京的途中有个Outlets(购物中心),女儿女婿去商店购物,我和姥姥陪他玩。乐乐看见一个日本小朋友手里拿个棒棒糖,他也想吃,我们就给他买了一个。他剥掉糖纸,叫我和姥姥每人先吃一口,然后他再吃。我们感谢他的好意,但表示不能这样吃。他问:“为什么?”我就搜肠刮肚地组织语言,说些尽量让他听得懂的理由,我从卫生的角度从细菌的角度从交叉感染的角度去解释,说得口干舌燥,不料他大声地说出一个字:“脏——”。仅仅一个字,把我啰嗦半天的话全给概括了。老伴哈哈大笑,说:“你一个大教授,还不如一个小孩子。”的确,我自叹不如!这就是童心,从童心发出的声音,不仅有趣,不仅简洁,不仅贴切,而且一语中的。童心,“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引自《坛经》)。

乐乐四岁的时候能认识阿拉伯数字、英文字母和简单的汉字了。一天,还是我们5人,一起去北京协和医院探视病人。医院的住院部不允许小孩进入,他们三人先去,我和乐乐在医院附近的商场等候。商场的地下停车场有出口入口的标志,他指着“入口”问我:“姥爷,那是人口,对吗?”我说“不对,那两个字读入口,不读人口。”于是我趁热打铁,把“入”字和“人”字写在纸上,给他讲这两个字的区别,我自以为说清楚了。他似乎没听懂,抑或根本就没听,他底气十足地说:“人字的坡在左边,入字的坡在右边。对吗?”我连声说“对对对!”他对这两个字的区别说得那样到位,那样形象,那样有新意,那样无懈可击。啊!因为出自童心!

再讲一个别人家孩子的故事。星期六上午,牧师正在准备第二天去教堂布道的讲稿,六岁的儿子老缠着他,求他陪着一起玩。牧师无奈,就陪他玩了一会。但他心里老惦记着讲稿。突然心生一计,从一本杂志上撕下一张世界地图,对儿子说:“我们玩个新的游戏,好吗?”孩子同意了,他把世界地图递给孩子,孩子拿着地图翻来覆去地看。牧师继续说:“我把这张地图剪成碎片,然后你把它拼起来恢复原样。什么时候拼好了就来找我,我就和你一起玩。好吗?”孩子答应了。牧师把地图剪成碎片交给孩子,孩子接过去就开始拼。牧师心想等孩子拼好地图,他的讲稿就可以完成了。刚过了一会,正当他还在为自己“金蝉脱壳”的计谋庆幸的时候,孩子声称已经把世界地图拼好了。牧师怎么也没有想到孩子这么快就拼好了,当他看到已经拼好的世界地图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待他回过神来便问孩子:“你是怎么拼的?为什么这么快就拼好了?”孩子回答说:“世界地图的背面是一个人像,我就翻过来拼人。只要人对了,世界就对了。”听到这句话,牧师兴奋得几乎要跳起来。他不停地重复孩子的话:“只要人对了,世界就对了”。是的,我们这个社会不就是这样吗?牧师心想我还需要准备明天的讲稿吗?不,不用了!明天就讲这个题目:“只要人对了,世界就对了”。

在西方国家做职业牧师需要神学院毕业,并获得神学博士学位才有资格。牧师具有丰富的宗教、政治、历史、社会、心理等方面的知识,但是这句令人惊叹的话,醍醐灌顶的话,如同经典的话,不是出自学富五车的博士,而是出自一个六岁的小孩,出自童心!

童心是原生态的,是珍贵的,是可爱的;出自童心的话语或行为是真的,是善的,是美的;往往还会有令人意想不到惊人之语,或令人意想不到的惊人举动。我们要尊重童心,欣赏童心,珍惜童心,呵护童心。不少先贤哲人提倡成年人也保持童心。如果能做到,那该有多么美妙啊!王小波曾经说:“我时常回到童年,用一片童心来思考问题,很多烦恼的问题就变得易解。”难怪他的作品那样优美那样风趣那样耐读。

写完这段文字,我抬起头,把目光从笔记本电脑的屏幕移向窗外。窗外风和日丽,不远处有一片麦田,麦苗正在拔节,绿油油的,齐刷刷的,在微风中荡起涟漪。


CopyRight@2012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离退休干部工作处
地址:合肥市金寨路96号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东区 邮编:23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