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园地
现代诗两首 郭庆祥
 

是这样吗?


牧师约翰,

年近六旬,

德高望重,

远近闻名。


一天,教堂里,

出现三张新面孔:

父亲母亲和女儿,

牧师热情地接待他们。

此后,

他们常来教堂参加活动。


几年过去了,

一切风平浪静。


一天,

狂风大作,

电闪雷鸣。

那位父亲,

怀抱一个男婴,

来到教堂,

把婴儿,

狠狠地塞到牧师怀中。

他怒不可遏,

出言不逊:

“你干的好事,

你这畜生,

你奸污了我的女儿,

女儿生下这个孽种。”


“是这样吗?”

牧师平静地问。


这件事迅速扩散,

一时间成为头号新闻。

牧师被人谴责,

遭人憎恨。

他未做任何辩解,

默默提出辞呈,

带着男婴离去,

为把孩子养育成人。


冬去春来,

柳暗花明。

约翰带着少年,

在河岸上放风筝。

少年指着前方:

“您看,那边走来几个人。”

约翰循声望去,

对面走来三个人:

父亲母亲和年轻女人。

他们面带愧色,

忧心忡忡,

缓步来到约翰面前,

扑通跪地,

请求饶恕他们的罪行。

年轻女人轻声说道:

“对不起,牧师大人!

当时我年少无知,

做了错事不敢承认。

迫于父母的压力,

撒了弥天大谎。

给您带来灾难,

玷污了您的名声。

我向上帝忏悔,

愿意接受严惩。

我为自己的罪业,

深受煎熬和苦痛。

若再不说出实情,

我的心将永远不得安宁。”

她指着远处一个男人:

“他才是这孩子的父亲。”


“是这样吗?”

约翰平静地问。





两家钱庄


古时候的钱庄,

可以兑换银两。

把大额银币换成铜钱,

全为消费便当。


有位客人来到河东钱庄,

拿出银币十两,

要求兑换铜钱,

说是要去买粮。


老板接过银币仔细端详,

只见银币发黑泛黄。

老板把银币还给客人,

双手合十成作揖状:

“客官,多有得罪,

我不能兑换你的银两。”


客人不依不饶,

大声叫嚷。

正在这时,

一位后生到场:

“老爷,我正在找您,

没想到在这里遇上。

少爷有封书信,

还捎来银子十两。”


客人接过书信和银两,

笑逐颜开,趾高气扬。

连忙抖开信纸,

近瞧瞧远望望:

“掌柜的,我眼神不好,

请你帮忙。”

老板扫了一眼书信,

朗声念道:

“小儿在外公干,

一切无恙。

捎来十两银子,

权当孝敬爹娘。”


客人收好书信,

拿出刚刚送来的银两

这是一枚簇新的银钱,

放在桌上闪闪发光。

“也罢也罢,掌柜的,

刚才那枚银钱,

的确没有卖相。

现在拿这枚新币兑换,

正好银子十两。”


老板用戥子称量,

称出这枚银币十一两。

信上写的是十两,

为何变成十一两?


老板将银币还给客人,

双手合十成作揖状:

“这枚银币重十一两,

若按十两兑换,

你损失了利益,

我损失了声望。”

客人一反常态,

财大气粗,眉色飞扬:

“掌柜的,就算十两,

就算十两。

区区一两白银,

我不放在心上。”

老板说:“客官有所不知,

诚实守信,公平交易, 

始于我家祖上 。

贪一文不值一文,

贪一两不值一两。”

老板再次作揖谢客,

转身回到内堂。


这位客人来到河西钱庄,

拿出银币十两,

要求兑换铜钱,

说是要去买粮。


老板接过银币仔细端详,

只见银币发黑泛黄。

老板把银币还给客人,

客客气气地说:

“客官,多有得罪,

我不能兑换你的银两。”


客人不依不饶,

大声叫嚷。

正在这时,

一位后生到场:

“老爷,我正在找您,

没想到在这里遇上。

少爷有封书信,

还捎来银子十两。”


客人接过书信和银两,

笑逐颜开,趾高气扬。

连忙抖开信纸,

近瞧瞧远望望:

“掌柜的,我眼神不好,

请你帮忙。”

老板扫了一眼书信,

朗声念道:

“小儿在外公干,

一切无恙。

捎来十两银子,

权当孝敬爹娘。”


客人收好书信,

拿出刚刚送来的银两

这是一枚簇新的银钱,

放在桌上闪闪发光。

“也罢也罢,掌柜的,

刚才那枚银钱,

的确没有卖相。

现在拿这枚新币兑换,

正好银子十两。”


老板用戥子称量,

称出这枚银币十一两。

信上写的是十两,

为何变成十一两?


老板眉头一抖,

喜在心上。

既然他说是十两,

那就是十两。

送上门的好处,

不能让它泡汤。

“客官,听好了,

一两白银换一贯铜钱,

我收你十两白银,

给你铜钱十贯。

请你收好,回见,回见!”

做完这笔生意,

老板心中暗喜,

头脑昏昏欲仙。


客人抓起十贯铜钱,

大步流星把路赶。

眼看那人远去,

一位看客,

凑到老板面前:

“掌柜的,

刚才那人是个骗子,

到处骗人金钱。

您要多加小心,

谨防上当受骗。”

一语惊醒梦中人,

老板突然一激灵。

一把拉开抽屉,

取出那枚银钱。

左看看,右看看,

上看看,下看看,

没有看出破绽。

虽未发现疑点,

心中还是不安。

拿起一把剪刀,

在银币表面轻轻一剪。

天啦!

这哪里是银子,

黑乎乎一坨锡,

包在薄薄的银膜里边。

掌柜的惊呼:

“这是一枚黑心钱!”


老板恳求看客带路

去找骗子讨回铜钱。

那人说不敢去,

去了对他有危险。

老板说但去无妨,

我赏你三贯铜钱。


那人带着河西钱庄老板,

走街串巷来到一家饭馆。

一帮人正在吃酒,

那位客人也在里边。

老板上前与他理论,

要他交出十贯铜钱。

那人态度淡定,不以为然:

“你凭什么找我要钱?

我用十两白银换你十贯铜钱,

这是公平买卖,你情我愿。

要想拿走这十贯铜钱,

除非将我的十两白银归还。”

老板取出银币,

放在那人面前:

“拿去吧,

收回你的黑心钱。”

那人仔细端详,反复观看,

然后抬起头,眯缝着眼:

“掌柜的,这枚银币不是我的。”

“有何凭证?难道你还抵赖不成?”

“且慢,请伙计拿戥子来。”

伙计送来戥子,

请人称量,

称出这枚银币十一两。


“掌柜的,凭证在此,

你还有甚好讲?

我的银币你亲自称过,

不多不少正好十两。”


可怜的河西钱庄老板,

听了这话,

两眼发黑,两腿发软。

瘫坐地上,羞愧难言。





CopyRight@2012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离退休干部工作处
地址:合肥市金寨路96号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东区 邮编:230026